枝上雀.

雀雀

吃的cp随缘
不怎么追新番,补旧番找灵感
热衷于扩列

【心尾】日常小记

不住校且同居设定
时间点大概是九十月份吧
感觉掰手腕确实还是尾白会更胜一筹
小学生写手,刻画也不细腻(土下坐
―――――――――――――――――――――――――

为了准备接下来的期中考,心操在某个秋天的周日不仅早早把尾白叫起来,还把他扣在家里学习,相顾无言的过了一个上午。

中午吃完饭又大量用脑后的尾白差不多都累得摊在桌上了,借着空闲的机会歪过头去看心操。

这个季节,心操人使在家一般只穿件短袖,不出门的话连头发的发胶也不会打,只是让它很平常的垂下来,脸上神情异常专注,在日光下使得脸上强硬的线条柔和了不少。

“呐,咱俩掰手腕吧?”

尾白说完这句话,换了个位置坐在心操对面,手肘放在桌面,拉起居家服的袖子撸到肩膀上,他的肤色经过了很多英雄科训练后仍旧很白,但爱好体术的他手臂线条却丝毫不会显得孱弱。

心操看着他满脸笑容的举着手臂,好像他就稳操胜券。叹了口气,放下手里一直攥着的圆珠笔,和摊开的作业推到一旁,在他对面坐正。

“心操,你要是输了我们就看DVD,看什么我说的算!!”

“那你要是输了呢?”

“那就……陪你出去买菜?”

要知道,平时买菜通常都是心操被尾白使唤出去,尾白会把所有要买的菜都写在清单上,让他自己一个人去买,买完回来尾白才会去做饭。

心操暗中权衡了一下利弊,终于点了点头。

毕竟,哪个对他都没坏处。

两个人的手掌交握,尾白的体温更高一些,掌心干燥温暖,温度顺着手掌接触的地方传递到了心操的手心。

一时晃神让他在反应过来时,手腕已经被尾白压下去了一半,本身力量的差距心操自己也清楚,其实他根本没想过,不靠个性自己还能赢对方这个可能。

尾白的力气其实很大,占了先机后明显是想一鼓作气的想直接把他的手腕压下去,但结果却没有想的容易。

心操的手背始终离桌面有一段安全的距离,一动不动很稳,一看就是认真了,尾白皱了皱眉但马上脸上就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他发现心操正皱眉看着他。

噫,好凶,这个表情。

尾白差点紧张的卸了劲,匆匆忙忙的低头不再去和他对视,还特意把自己的尾巴挪过来挡住自己的嘴,生怕对方发动个性让自己输了比赛。

结果心操突然就放松了力气,尾白自己知道是对方主动把手放下去的。

尾白笑容爽朗,准备去搂住心操人使的肩,谁成想心操突然像失去意识似的直接倒了下来,本来灿烂的笑容顿时凝固在脸上,他紧张的去试探心操的呼吸,还好还有呼吸!

这才松了口气用两臂把他搂起来,缓慢而平稳地一步步靠近床榻,把他放平在用尾巴简单铺平的床上。

尾白则坐在床边盯着他安静的“睡颜”,尾巴搭在他的腰间,心里纠结着自己要不要把他送到医院,现在不送会不会耽误时机,可他万一就是睡眠不足呢……

其实心操心里和他一样纠结,纠结他要不要赶紧起来,因为他总觉得一会尾白可能会干出什么傻事,比如,把自己送医院里去。

终于心操等来了他的机会。

尾白倾身过来似乎想看看他情况怎么样了,心操则故意屏住呼吸,让他伸出来的手指触不到一丝自己的气息。

“心操,人使!心操人使!”

尾白的声音明显随着一声一声的呼喊变得夹杂了紧张的情绪,要知道他以前可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没了呼吸他得赶紧听听还有没有心跳!

对,心跳!

尾白往下挪了挪屁股,扭过腰头偏着低下,将自己的脸侧贴在他的左胸口,只有一层衬衫隔着,仍能感受到他身上灼热的温度,以及那有力的心跳声震荡在他的耳边。

一只独属于心操的白皙手臂搂过了尾白的背,手掌搭上他贴在自己肋骨的手上然后攥紧,那一只刚和他掰完手腕的手触到他的脸颊,在他细腻的皮肤上磨裟,感受着指尖的阵阵发烫,心里的满足感也逐渐升腾。

“我抓到你了呦,猿夫。”

心操的声音在尾白听来闷闷的,可是却能让他异常安心,身体被他控制在怀里索性把垂在床下的两条腿也搭上床,这样也能舒服点。

尾白呼出的鼻息就这么打在自己的胸口,不过从“醒过来”,他就一直没说话,心操只能就着刚才的话题开口询问:

“是不是生气了,下次不吓你了,好吗?”

一句话抛出沉默了半天,半天尾白都没有动静,心操差点就想起身看看他是不是睡着了,他没想到自己的左胸口突然传递来了一阵热度,平静得看他把头埋在自己左胸吹着热气。

手臂上施加了更多的力度,还趁机捏把他精瘦却蕴含着巨大力量的腰。

“你怎么还能干出这么幼稚的事,都是马上当英雄的人了”

“你才是幼稚鬼好吧,还要装着这样去让我担心!”

“抱歉……”

“什么啊?”

心操说的这句话其实完全没发动个性,抱歉只是单纯的他想说而已,不过他也并不想接受他掰手腕比赛输了要自己去买菜的事实。

“猿夫,请你一会陪我去买晚上做饭用的菜,可以吗?”

“什么嘛!”尾白像自说自话似的嘴里嘟囔着,“就知道用这种可爱的话来让我心软,勉强原谅你这一次,下次不行了啊!”

啧,也不知道是谁对自己的可爱完全不自觉,当然心操也只是心里想想,毕竟他现在还是想和尾白这样两个人一起腻在床上的。

【mha·心尾】认栽

大概就是约会遇到同学顺便公开的梗
不住校设定,慎重食用!
与其说是心操认栽,其实是我认栽了(被可爱死的我
文笔渣爆,很短,刻画也不细腻(土下坐
――――――――――――――――――――――

从普通科教室走到A班不过短短几十步的路程,放学后的心操走过着十几步的路在尾白猿夫的教室门口站定,抬眸盯着教室里那个为了等自己坐在椅子上尾巴向上擎着的人。

看他好像被桌上作业里的题目难住无从下手,而他脸上无奈的神情和不时伸出手在课桌上比划的动作也暴露了他此刻的纠结。

心操平时有些丧的脸上竟也挂上了一丝笑容。

自从他们两个在一起以后心操的性格好了不少话也变多了,连眼睛下面的黑眼圈都消了不少。

这可都是尾白的功劳啊。

被人紧盯的感觉使得尾白终于抬起了头,刚巧迎上那个靠在门框上的人的灼热目光。

心操看着他小小的眼睛弯成了一道缝,看着他笑眯眯得冲自己挥手,然后开始收拾自己的作业和书本,还一边认真的和自己说:

“其实我没在看作业,刚才我是在想…要不要去轰他们推荐的那家面店,其实下午本来他们是说要组织一起去的,但我拒绝了。”

听了自己恋人直接和自己交代了刚才自己走神时候想的事,差点让心操笑出声,他清了清嗓子平静自己,保持平常的酷哥状态。

三两步迈进他们班走到尾白的桌前,一手撑他桌子上让他尽可能的弯腰凑近他,一手很自然地伸手过去。

弹了下收拾包的尾白的额头。

“不专心,该罚,写作业还走神。”

虽然根本没用劲,但尾白还是如同被欺负了一样捂住自己的头。

心操一开始并没有觉得这个姿势哪里不对,只是他察觉到尾白一味地在躲闪自己的目光,脸上还染上不自然的粉红,这才发现自己好像确实离他太近了。

当然,只是相对于学校而言,这距离离得太近了,毕竟他们的约定是,在公开前绝对不要考得太近以免让人怀疑。

“咳……那个,不早了,走吧我们去吃你说的那家面吧?我请你。”

心操人使一手把自己身体撑起来和尾白保持距离,和他一道从教室里走出来,总能感觉到自己脸上也阵阵发烫,又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脸红的样子,只好不自然的把头别过去装作看旁边。

“心操也想吃拉面吗?那我们就去吧,反正也才刚放学没多久,不会耽误回去学习的时间的!”

因为腿比对方长,每一次迈的步子强迫自己小一些,还尽可能的走在他的侧面,趁机看看他可爱的侧颜。

差不多觉得自己脸上没那么发烫了,才把头正常转回原来的角度,余光能看到他的尾白心情很好。

出了学校的大门,心操很平常地准备接过尾白的包,因为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动作甚至不需要过多的眼神或是语言的交流。

心操每一次会用把手伸下去敲敲他拎着包的手背,用光滑的指腹蹭蹭他的手指,示意他赶紧把包给自己。

每次这样的时候,尾白的身体都会一哆嗦,脸上又会不自然得红起来,手上一松,这包就交接到了心操的手里。

喂喂…每次都用这个方法,真是的,就不能和我说一声吗,这家伙坏死了。

尾白心里恨恨地想,又不能拿他怎么样。

表面上心操是个老司机,其实本质上和尾白没什么两样,不然也不能同居到现在,还只停留在睡前一个亲亲这步。

其实尾白也不太认识路,但他今天有问过轰那家店的地址,他可不愿意现在就承认自己还有路痴这个属性。

既然是他带路,心操就配合地走在他的斜后面,两个人不仅要躲避路上来往的人流,还要为了吃晚饭到处找路,心操还不愿意和他的距离太远,所以两个人的步伐多少会有些杂乱。

没想到那家店铺没找到,结果倒是找到了尾白班上的几个同学,比如那个会粘人的小鬼,会放电的男生和绿谷。

“你还真厉害,一下子找到三个。”

心操低头和尾白咬耳朵,不顾他的反抗和他十指相扣。反正这次他就是想让他的同学知道,尾白现在已经不是和他们一样的单身人士了,现在就是个挺不错的机会。

“尾白君!你怎么和普通科那个会洗脑的一起走?被洗脑了吗?”小鬼头问得话心操没有直接回答,因为他想听听尾白会怎么说。

“啊……不是,我们俩合租了一间房子,离这边很近的!”尾白一边说一边不住的回头看他,想让他放开,见心操没有放手的意思,索性想把牵着的手藏到身后,一面还要应付自己看到的同学,“诶,绿谷,你还记不记得轰当时说的那家拉面店在哪里啊?”

果然,和他们打招呼的主要目的就是这个啊,看来自己还是没猜错,心操心里想着。

“那家店今天好像是店长休息,我们也是去扑了个空,好可惜呢,因为听轰君说的实在是太好了本来大家都……”

绿谷的碎碎念心操没想多听,也没空去多听,因为他好像感觉到自己恋人的失落感,就是小动物失去了自己心爱的东西一样,让他没空去在意别的事。

“抱歉,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带尾白走了,明天见各位。”心操走在前面用十指相扣的手牵着他向前走,尾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扯着往前,牵着的手就这么暴露在了他们眼前。

尾白回头冲他不好意思的道歉并说了再见,还得赶紧跟上去,两个人的身影就这样消失在了他们四个的视野里,和来来往往的人流混在了一起。

虽然不知道那两个人对他们俩怎么看,反正上鸣是再也不会去摸尾白的尾巴了。

谁知道心操会不会在尾白和他打了小报告以后来报复他啊!

“心操!”

两个人拐进了一个小胡同,尾白似乎不满的喊声让心操停下了脚步,大概是要说他刚才自作主张暴露关系的事吧。

无所谓了,反正目的也达到了,心操无所谓的想完回头用平时的眼神看着他,等着他下一步要说的话。

“本来…我是打算自己等时机成熟再和他们说咱们两个的…关系的,谁知道今天被你抢先了!”

诶?是这样吗,还以为会是他要和自己赌气呢,原来只是这样,心操使人心里这样想着,手却把他压到了小拐角的墙边。

早告诉自己不要喜欢上尾白了,看吧,现在要被他可爱死了。

低头附上他的嘴唇前脑子里只有这一个想法。

心操人使用唇舌和他的相接触,尾白也只能更加生涩的回应,要不怎么说没经验的两个人碰一起进度会异常的慢呢。

一吻结束,心操依然紧贴着尾白的身体不愿放开他,这时候却听到尾白的肚子发出了一声不合时宜的声音。

“咕噜――”

“噗。”

心操短暂的一声笑被自己尽可能的压了回去,但他的小情人脸颊依然涨得通红,气到锤了他肩膀好几拳,不过都没用劲,倒像在和他撒娇。

“你笑什么啦!谁都会饿啊,何况我是个正常的男人,消耗大很正常吧。”

尾白憋屈的狡辩其实也挺可爱的。

心操露出自己整齐的白牙笑得开心,故意又凑近他的耳边吹了几口气,听到他受惊似的叫声才愉悦的开口道:

“呐,我知道这边有家蛋包饭,吃完再回家吧,不然你饿得走不了路,还不是要我背你?”

【心尾】论帮恋人摆脱游戏的重要性

我当时看荒野行动在日本都排了前三可以说是惊呆了,所以才有这个脑洞
但我真没玩过
已交往且同居设定
文笔渣爆,ooc满屏(土下坐
巨短,第一篇心尾,慎重食用
―――――――――――――――――――――――――

“尾白,你现在还把精力投入在游戏上,明天会起不来的。”

低沉性感的男声在他身后响起,放在平时尾白绝对能听出来这家伙语气的变化,不过玩起游戏的尾白居然都没多想,只是机械的点点头表示自己真的听到了。

心操完全不知道是谁带着尾白玩起了这个游戏,他一向对这些不太感兴趣,但他单纯的男友可不是那么容易克制自己,就包括现在,从吃完晚饭一直到心操洗完澡回来看,尾白都坐在电脑前没换过位置。

那条毛绒的尾巴一甩一甩也表现了主人此时此刻的心情,倒是看来很愉悦。

不过问题是,现在已经十点多了,要知道每天叫尾白起床对于心操都是件挺困难的事,因为他睡得特别熟,而且起不来床会和心操撒娇,还会抱住尾巴在他面前转到另一边去不看他。

最好不要让我知道,是谁推荐这个游戏耽误他睡觉的。

心操自己暗想,眼神却定在尾白身后,像是要把他从后背看出个洞,灼烫的眼神确实逼得他手上操纵鼠标和键盘的动作停了停,尾巴的摇动也确实僵了僵,然后就像是感到不安似的晃得更厉害了。

他盘思出了一个想法,故意轻手轻脚的迈步过去两腿叉开坐在他的身后,一手只是指尖顺着尾巴上下滑动,另一只手则是把那条蕴含巨大力量的尾巴缠在自己的腰上,顺手摸着手感极好的毛毛,还趁机把下巴搭在他的肩头。

尾巴被突然的触摸吓得尾白一激灵,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就让他安心了不少,尾巴也乖巧得绕着他,心操和他一直都有身高差,这个姿势基本可以让他们两个更加贴近。

本身尾白猿夫的体温就挺热,每天晚上睡觉抱着就像抱着个小火炉,现在发热的本源就在他怀里,乖乖的,认真的盯着屏幕,手上忙个不停。

认真的样子也可爱的不行。

“尾白,你自己玩的这个游戏吗?”

心操的鼻息弄得尾白耳边痒痒的,下意识缩缩脖子,想都没想就回答了,“啊,不是的,是班里上鸣和我们说,晚上四个人一起玩吧,一定可以得第一名。”

他很快就抓到了“第一名”这个关键词,喉间的轻笑一直难以抑制。

“所以说,一直拿不到第一名?”

“是的……我第一次玩这个游戏,有时候听不懂他们在语音里说的一些东西,就会拖他们的后腿……”

尾白的语气明显有一点委屈,毕竟在电脑前面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对于一个平时不怎么玩游戏的大男孩来说,还是蛮辛苦的。

那接下来就可以让自己恋人解脱,然后和他一起躺在床上过二人世界了。

“就是说咱们说话他们能听到?”

“诶,是的,我开的是自由麦,不过现在我没带耳机,可能听不太清。”

心操歪头用整齐的牙齿轻轻厮磨他的耳垂,时不时还在他光洁的颈侧留下几个印子,尾白的手不受控的攥紧了手里的鼠标,紧张得不像样。

“那么,尾白同学。”

“嗯?”

还在好奇的尾白就这样被悄悄发动个性的人夺走了身体控制权。

诶,中招了,心操居然又对我用这招,真是的!太过分了吧。

“…去带上耳机。”

为什么要我带上耳机?要说什么吗?

心里这么想着身体却按照对方的意愿,拿回了放在一旁的游戏耳机带好,耳边又是切岛他们的聒噪声,没想到心操的命令又紧接着传来。

“和他们说,我要去睡了,我不睡会给明天叫我起床的人会加大难度的。”

……什么嘛!居然让我说这样的话给他们听,这不就让人知道自己很难被叫起来了吗?看我一会不和心操动真本事的,不让我玩游戏的大坏蛋。

自己这句话说完也造成了不同的反响,上鸣和切岛表示理解,绿谷在那边的声音已经像是两天没吃饭了一样虚弱。

看来……大家也都很累了啊。

“切岛,一会我去和小姐姐组队打一盘,你自己去玩一局吧,我看绿谷和尾白也都累了,让他们休息吧!”

心操根本没想等到切岛的回话,解除了他的洗脑,从后面为他摘下耳机,还用了最粗暴的方法关了电脑――长按电源键。

“心操,你太坏了!我刚才完全没想到你会……”

“很抱歉,猿夫,又做了你不喜欢的事。”

“诶?”

突然被爱人叫了名字道歉,让自己本来想和他赌气闹脾气的想法都不知道跑到了哪里。

太犯规了吧…明明平时都不这么叫我的!

尾白这么想着的时候,心操的额头已经彻底搭在了他的肩上,洗完澡后柔顺的紫色发丝落在自己肩膀上,让尾白忍不住抬手去摸,手腕却直接被他钳制住。

另一只手也放弃了毛毛,而是搂住他有力的腰肢,对方的尾巴也配合的继续缠在他腰侧。

两个男孩的身体就在此刻,近得甚至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耳边却又是心操那低沉得让他沉沦的声音。

“叮――接下来是储能时间。”

尾白猿夫的脸上染上了一丝可爱的绯红,当然他看不到被心操藏起来的发烫的脸颊。

救命,求告知左一是哪个队伍的谁啊
图源网络
占tag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