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上雀.

雀雀

吃的cp随缘
不怎么追新番,补旧番找灵感
热衷于扩列

【心尾】论帮恋人摆脱游戏的重要性

我当时看荒野行动在日本都排了前三可以说是惊呆了,所以才有这个脑洞
但我真没玩过
已交往且同居设定
文笔渣爆,ooc满屏(土下坐
巨短,第一篇心尾,慎重食用
―――――――――――――――――――――――――

“尾白,你现在还把精力投入在游戏上,明天会起不来的。”

低沉性感的男声在他身后响起,放在平时尾白绝对能听出来这家伙语气的变化,不过玩起游戏的尾白居然都没多想,只是机械的点点头表示自己真的听到了。

心操完全不知道是谁带着尾白玩起了这个游戏,他一向对这些不太感兴趣,但他单纯的男友可不是那么容易克制自己,就包括现在,从吃完晚饭一直到心操洗完澡回来看,尾白都坐在电脑前没换过位置。

那条毛绒的尾巴一甩一甩也表现了主人此时此刻的心情,倒是看来很愉悦。

不过问题是,现在已经十点多了,要知道每天叫尾白起床对于心操都是件挺困难的事,因为他睡得特别熟,而且起不来床会和心操撒娇,还会抱住尾巴在他面前转到另一边去不看他。

最好不要让我知道,是谁推荐这个游戏耽误他睡觉的。

心操自己暗想,眼神却定在尾白身后,像是要把他从后背看出个洞,灼烫的眼神确实逼得他手上操纵鼠标和键盘的动作停了停,尾巴的摇动也确实僵了僵,然后就像是感到不安似的晃得更厉害了。

他盘思出了一个想法,故意轻手轻脚的迈步过去两腿叉开坐在他的身后,一手只是指尖顺着尾巴上下滑动,另一只手则是把那条蕴含巨大力量的尾巴缠在自己的腰上,顺手摸着手感极好的毛毛,还趁机把下巴搭在他的肩头。

尾巴被突然的触摸吓得尾白一激灵,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就让他安心了不少,尾巴也乖巧得绕着他,心操和他一直都有身高差,这个姿势基本可以让他们两个更加贴近。

本身尾白猿夫的体温就挺热,每天晚上睡觉抱着就像抱着个小火炉,现在发热的本源就在他怀里,乖乖的,认真的盯着屏幕,手上忙个不停。

认真的样子也可爱的不行。

“尾白,你自己玩的这个游戏吗?”

心操的鼻息弄得尾白耳边痒痒的,下意识缩缩脖子,想都没想就回答了,“啊,不是的,是班里上鸣和我们说,晚上四个人一起玩吧,一定可以得第一名。”

他很快就抓到了“第一名”这个关键词,喉间的轻笑一直难以抑制。

“所以说,一直拿不到第一名?”

“是的……我第一次玩这个游戏,有时候听不懂他们在语音里说的一些东西,就会拖他们的后腿……”

尾白的语气明显有一点委屈,毕竟在电脑前面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对于一个平时不怎么玩游戏的大男孩来说,还是蛮辛苦的。

那接下来就可以让自己恋人解脱,然后和他一起躺在床上过二人世界了。

“就是说咱们说话他们能听到?”

“诶,是的,我开的是自由麦,不过现在我没带耳机,可能听不太清。”

心操歪头用整齐的牙齿轻轻厮磨他的耳垂,时不时还在他光洁的颈侧留下几个印子,尾白的手不受控的攥紧了手里的鼠标,紧张得不像样。

“那么,尾白同学。”

“嗯?”

还在好奇的尾白就这样被悄悄发动个性的人夺走了身体控制权。

诶,中招了,心操居然又对我用这招,真是的!太过分了吧。

“…去带上耳机。”

为什么要我带上耳机?要说什么吗?

心里这么想着身体却按照对方的意愿,拿回了放在一旁的游戏耳机带好,耳边又是切岛他们的聒噪声,没想到心操的命令又紧接着传来。

“和他们说,我要去睡了,我不睡会给明天叫我起床的人会加大难度的。”

……什么嘛!居然让我说这样的话给他们听,这不就让人知道自己很难被叫起来了吗?看我一会不和心操动真本事的,不让我玩游戏的大坏蛋。

自己这句话说完也造成了不同的反响,上鸣和切岛表示理解,绿谷在那边的声音已经像是两天没吃饭了一样虚弱。

看来……大家也都很累了啊。

“切岛,一会我去和小姐姐组队打一盘,你自己去玩一局吧,我看绿谷和尾白也都累了,让他们休息吧!”

心操根本没想等到切岛的回话,解除了他的洗脑,从后面为他摘下耳机,还用了最粗暴的方法关了电脑――长按电源键。

“心操,你太坏了!我刚才完全没想到你会……”

“很抱歉,猿夫,又做了你不喜欢的事。”

“诶?”

突然被爱人叫了名字道歉,让自己本来想和他赌气闹脾气的想法都不知道跑到了哪里。

太犯规了吧…明明平时都不这么叫我的!

尾白这么想着的时候,心操的额头已经彻底搭在了他的肩上,洗完澡后柔顺的紫色发丝落在自己肩膀上,让尾白忍不住抬手去摸,手腕却直接被他钳制住。

另一只手也放弃了毛毛,而是搂住他有力的腰肢,对方的尾巴也配合的继续缠在他腰侧。

两个男孩的身体就在此刻,近得甚至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耳边却又是心操那低沉得让他沉沦的声音。

“叮――接下来是储能时间。”

尾白猿夫的脸上染上了一丝可爱的绯红,当然他看不到被心操藏起来的发烫的脸颊。

评论(5)

热度(103)